欢迎光临农博生活网!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会

温暖如春

2020-08-09 06:04:43     来源:农博生活网

桑雁雪未来得及喘口气,横在云榻上的北冥若离突然睁开眼,有气无力地冲她道:“寒……玉床!”

桑雁雪将寝殿扫视一番。

哪里有什么寒玉床?

脑子溜转,想到:寒玉床是练功之人养伤和提升内功的宝贝,这东西一般只会搁在密室中。

莫非这殿里有机关?

她开始四处摸找,就连北冥若离的云榻也不放过。

云榻上有北冥若离惯有的味道,桑雁雪一靠近,心跳加速。何况北冥若离此时正横在榻上,措找间,不经意地与他身躯相触,惊得她脸上绯云朵朵。

北冥若离被她弄得头晕目眩,纵是再无力,也打起精神,抬起手指,在枕下摸了摸。

对面墙上“轰”出现一道暗门。

原来那机关在枕头下!

桑雁雪哭笑不得。

原来,他师父喜欢将重要的东西藏至枕下,害她一团白忙。

桑雁雪扶着北冥若离朝暗门走去。

越往内空间越大,里面呈封闭式,壁石上点着长年不灭的鲛油灯,灯火辉煌的如同白昼。

桑雁雪望着一只只鲛油灯,眸光定了定,隐隐觉得这里熟悉的紧,却想不起在哪见过。只消一会,她又收回思绪,扶着北冥若离继续往前。

那寒玉床就搁在其中一间暗室的中间,若大的一块冰块,被割成齐整的方形,清透灼亮,冒着丝丝寒雾,周遭的空气迅即冷下几度。

桑雁雪将北冥若离扶至寒玉床,北冥若离一遇寒反射性地睁开眼道:“去外室守着!”

桑雁雪识趣地点头,又怕他连坐的力气都提不起,不放心地想扶他一把,哪知指尖刚触击他肩头,一股极寒的玄气由指尖处传来,冷得她直打冷颤。

“好……冷!”桑雁雪唇瓣瞬间冻紫,开口皆是雾气,连声音都变了样,周身的血液像被冻住了般,整个人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冰块。

北冥若离见之,迅即跃下寒玉床,在桑雁雪身上几处穴位点了下,继而将剩下不多的真气灌输给她。

待桑雁雪恢复知觉,北冥若离已虚弱的连抬眼的力气都无,只听他阖着眼道:“这寒玉床,乃万年玄冰所造,修为不够之人,万万靠近不得。出去调息打坐,用昨晚为师传授你的秘诀!”

桑雁雪瞧瞧眼前的寒玉床,暗自叹气,功力不如人,竟会这般的不堪。

乖乖地步了出去。

外室倒是温暖如春,十分适合她。见地上有现成的蒲团,忙拾了个就地打坐。

此回用的是北冥若离传授的秘诀,果然周身变得轻灵,精神转好许多。待她调息一番后,瞧着一旁的沙漏,知是境过去半天,她担心北冥若离的状况,便想进去瞧瞧。

北冥若离盘腿静坐于寒玉床上,周身被团紫光包裹着。那紫光伴着丝丝寒雾,忽闪忽闪,看起来十分诡异。

桑雁雪发现北冥若离不知什么时候已换上一身白袍,容貌之美比之前更甚。那白袍看不出质地,宽大的如同云朵,长袍上有祥云似的暗纹流转,他静坐在那,仿若一朵悄然绽放的佛莲。

一头如帘幕般的长发在他身后披散,直接缀在白袍上。黑白相间,层次十分分明。

桑雁雪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伸手揉揉眼又掐掐腿。

这眼前的人真是她的师父?怎么感觉与她梦里的魔尊好像?

北冥若离正在运功的关键时刻,容不得人打扰。偏偏桑雁雪一出现,北冥若离就察觉到了。

这丫头居然轻易破了他的结界,这是他想都没收想到的。

他想,这丫头是个异类,一个凡人屡次三番创了连上仙都不能达到的奇迹,这是偶然么?还是其中有着他所不知的原因?

桑雁雪见他蹙紧着眉头,表情痛苦不堪,朝寒玉床步来。

“师父!”

桑雁雪小心翼翼地唤道。

北冥若离耳根一抽,真气运转过快,来不及收回, “噗”大口吐起血。

“出……去!”北冥若离强咽下喉间再次泛涌的不适,一双瞳仁变得腥红,表情森冷,仿若走火入魔了一般。

“师父,你到底是怎么了?”

桑雁雪瞧着他吐出来的血,居然是黑紫色的,仿若中了什么毒,心里越发的担心。

“出……去!”北冥若离没心情与她废话,直接掐了道诀,将她扔至室外,继而白影一闪,原地消失。

这一切发生的突然,桑雁雪不知自己哪里出了错,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。

“娘亲!”神九愔带着神灵石赶到,见桑雁雪痛苦不堪地摊坐于地,张开一双短藕臂,朝桑雁雪扑了来。

桑雁雪见之一怔,望着扑入自己怀中的白*粉团子,将他提了开:“你是……”

桑雁雪怎么看,都觉这孩子像一个人,像谁?这不是缩小版的北冥若离么?同样的眉眼,同样的神情……

心思一转,“你是师父的孩子?”

神九愔诧异地望着桑雁雪,“我是父君与娘亲的孩子!”

桑雁雪瞬间明白,这孩子是将自己认作成他娘亲了,忙解释道:“我是你父君的徒弟,也就是你的师姐。”

神九愔摇头:“我可不要什么师姐,我要娘亲!”

桑雁雪见他这么小,又长得这么好看可爱,心口莫名的柔起,将他抱在怀中道:“乖啊,师姐还没成亲呢,肯定不是你娘亲,不过在你娘亲回来之前,师姐可以照顾你的!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我叫神九愔,父君说,我娘亲乃上古之神,我随娘亲姓神;九字,为大;愔,有安静深沉的意思。”

桑雁雪盈盈一笑,“九愔,好可爱。看来你父君,对你寄托了希望。”

“嗯,父君也是这么说的!娘亲师姐可否告诉阿愔你的名字啊?”

桑雁雪被小粉团子逗笑,也就不再与他较真,伸手捏捏他粉嫩的双颊,道:“人小鬼大,还真是不肯吃点亏。好吧,本师姐姓桑,名雁雪。”

“桑雁雪!”神九愔拍起小手笑起。

神灵石在神九惮颈间忽然闪了闪。

这女人的气息好生怪异,有点像阿雪,却更像阿蓂,而她,居然是个凡人!

神灵石来了兴趣,瞬间脱离神九愔颈间,飞至桑雁雪身旁,围着桑雁雪溜溜转起。

长离感应到神灵石在靠近桑雁雪,“铛”,飞出剑鞘,将神灵石挡住。
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工作邮箱
Copyright © 2013-2020 农博生活网 All rights reserved